猫逃梅

如沫

人类洋x吸血鬼岳(其实无差)
故事推进速度随心所欲,废话贼多,ooc算我的
结局未定

第一章                                            
刚开始,我们真正爱着某人时,
最大的恐惧是心爱的人不再爱我们。
其实我们该害怕与恐惧的是,
即使他们已经死去,
我们仍无法停止爱他们。
                                ——格里高利·大卫·罗伯兹《项塔兰》
        “真吵。”岳明辉自言自语。
         房间里没有开灯,却也并不是漆黑一片,屋外霓虹兀自闪烁,半胁迫似地硬把些微的光晕进了岳明辉的房间。这是一个黑暗的时代,这是一个光明的时代。这个时代的辉煌与荒谬在于,它的夜那么亮,像冰冷的银匕首刺进胸膛般突兀。  
        岳明辉是一位适应性极强的吸血鬼,因为他已经活了很久很久,这足以使他对人类社会的一切游刃有余。更何况他也曾经是个人类。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他也做过寒窗学子,看着先人诗书感叹“人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直至后来他对永生一词有了清晰体验后,这句话反倒更像是人类对自己开出的玩笑。人类阅读和学习是从野蛮变为文明的过程。吸血鬼从不可抑制的对血液的渴望到学会忍耐也是从野蛮变为文明的过程。世间万物是如此不同,而又如此相同,一切都像是逃不过的宿命。
        岳明辉在他漫长的生命里,做过很多事,他是贩夫走卒,也是世家贵胄,在不同的故事里扮演着别人的角色。有时他也会觉得自己跟人类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某一处有人死去,某一处又有人降生。这时死去的人,其遗志又被后辈继承;那时新生的人,又被寄托上了新的期盼。人类是生而不息的。而岳明辉的生而不息不过就是完全由他自己一人完成而已。一个角色扮演失败了,便换一个舞台继续。这种能无限次重来的能力时常令岳明辉生出一种狡黠的轻松感。毕竟为人是要有责任感的,但对于一位吸血鬼来说,责任一词太重了,不是吗?
        所以,他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也会变成某一人的爱人。那些世俗怪谈、市井小说,最偏爱的便是编造凡人与鬼神精怪一类的缠绵绮梦。一眼便相爱的至死纠缠不能讨得岳明辉的欢心。动人的故事,他看过也听过,但人是要往前走的,鬼也一样,非人也一样。烦恼都是从执著开始的。岳明辉做人的时候就有了看破红尘的苗头,成了吸血鬼就更不可能自找麻烦。不知道是否是命运洞破了这世间非人的存在,岳明辉无尽头的、轻快的生命,从遇见那一个人开始,被坠上了巨石,再一次扎根在土地上了。于是,想要再次轻快起来,就变得不那么容易。
        很久以后,岳明辉才知道,这叫做命运的惩罚。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