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逃梅

不熄•贰

洋岳岳洋无差

ooc警告【也可能借鉴性格】,同名小故事而已

洋和岳两位的年纪都比原来加了两岁
也就是说
【2008:18  16】
【2018:28  26】
【2028:38  36】

2028.

“洋洋。”

“嗯。”李振洋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他好像还是没有缓过来。眼前的男人跟记忆里的不太一样,他没有再染金色或墨绿的头发,眼角有了一点皱纹,此时正笑得礼貌又得体。和从前一点也不一样了,又似乎没什么不同。现实和回忆互相交错,配合着上涌的烟瘾,让李振洋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和虚浮的渴望。

他伸出手熟练地搭上了岳明辉的肩:“老…岳,这么久没见啦,今儿可算在这儿见着了。走走走,我们去聚聚。”这令岳明辉感到一丝意外,惊讶如流星般划过他的瞳孔,很快地又从眼角的细纹里溜走,他倏地一笑,流星落地,在地面冲撞出一个熊熊燃烧的坑,未冷却的高温燎红了李振洋的耳朵。

李振洋搭在岳明辉肩上的手略微一顿,岳明辉敏锐地感到了这种尴尬,说:“行啊,去哪儿?”李振洋没有接话,像小孩子得到了喜爱的糖果般,只是又紧了紧自己搭在岳明辉肩上的手,使得这一动作有了点“搂”的意味。

其实小时候的水果糖一点也不好吃,但为了漂亮斑斓的糖纸,李振洋还是一次又一次打开它。

两个外表看起来分外成熟的男人就这样像高中生似的,勾肩搭背地走出了狭小的便利店,便利店的门也不大,两个人刚好挤出去,就好像这扇门专门等待着他们走过,一点也不多,一点也不少。出了门,到了街上,街灯亮极了,现实的光一下又把李振洋浇透了。

“洋洋。”

“你闭嘴。”李振洋一边说着话,一边拉着岳明辉就要走。

“洋洋。”岳明辉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站定,“你喝多了?”

李振洋腹诽:你才喝多了,难道我每次做点不合你意的事就是喝多了?你都三十八了还用这种十年前的路子哄人?但他意外地没施展他牙尖嘴利的本事,仍是拽着岳明辉,空着的一只手拦了一辆的,说:“是,我喝多了,开不了车,走吧。”他拉开车门,把岳明辉往里一推,自己也跟着挤进去。

“师傅,麻烦坤大附中。”

这两个高大的男人坐在桑塔纳的后排,冬天本来就是拥拥挤挤的,如果不是有意,两人之间似乎已经隔不出太多空间。

如果每一个人所处的空间,都是一个不同于其他的世界,那么它们也都会有自己的物理规则、时间法则吗?这些法则又依据什么而定呢?

李振洋只是看着窗外,岳明辉也是。他们各自的世界已经建立出了自己的规则,一条条似混乱无序,却一条也不相交了。像同极的磁铁,离得越近,越是相斥。

但他们现在在出租车的后座里,

一切好像都是刚刚好。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