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逃梅

不熄•壹

洋岳岳洋无差

8102了我还在写旧情重逢的极短小故事

ooc警告  就当作同名小故事

洋和岳两位的年纪都比原来增加了两岁

也就是说:

2008【18 16】

2018【28 26】

2028【38 36】

2028.

“……多地区有强降雪,望市民做好防范准备……”

李振洋岔开着腿倚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按着遥控器。女主持人不到肩膀的短发被轻轻拢在耳后,稍短的发丝冒到鬓边,有点像从前班里收作业如催债的数学课代表。李振洋想到这里不禁轻笑了一声。那个个子小小的,用珍珠发卡别住碎发的小女生形象一下子从沉寂已久的脑海里跳出来。他有些无奈地暗自庆祝着,自己对于高中的记忆终于不再是单纯地挤满那三个字。回忆结束,劫后余生般的空虚像派对上的香槟,浇了李振洋一身。

几分钟过去,女主持人的声音迅速地消失在各种热闹综艺和家庭剧的冗长台词里。关了电视,李振洋习惯性地往茶几上摸,却只看到一个空烟盒和一只饱餐的蓝玻璃烟灰缸。烟灰缸很旧了,壁上有着多年浸渍的烟熏色。

越是虚无的东西越是能留下痕迹,譬如焚烧后的尼古丁,既留在了廉价的蓝色烟灰缸上,也没入了李振洋的肺里;越是空虚的人,越是要找那些虚无的东西来填满自己,譬如即将要去买烟的李振洋。

他披上大衣,用手随意地抓了抓睡塌了的头发。天生丽质难自弃。他这样想着,好像还是个那个有点自负地开着玩笑的高中男孩。

他36岁了。

尽管他曾经总是爱说自己十八岁,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26岁的时候就已经衰老,或许更早一些,他记不太清。这是一件旁人很难理解的事,生理年龄取决于你的出生年份,但是你肌肤之下的老旧灵魂能够清楚地明白你的外表与其不符,这种矛盾却硬是在一具身体里互相融合和抵抗。

这种融合与抵抗易带来极端的毁灭和沉默,这使得李振洋常常作为一个不起眼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里,这不是这个世界的选择而是他自身,或者说,这种特性的选择。

身不由己,他只是就这样消亡。

但李振洋能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只是他有时候希望这种光能燃烧地更久一点,更激烈一点。自我内耗所带来的快乐,是可以掩盖悲伤的。或许是这样。

岳明辉。

楼下便利店的空间不算大,货架也不高,逼仄得使李振洋的视线一下子就定位到了那颗黑色的头。

妈的,岳明辉。

李振洋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对上了岳明辉的视线。

“洋洋。”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