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逃梅

      #一发完结,这次计划通换人了#
      #微信说书匠系列,图片是梗源#
      小严到了驿馆,却也不见老胡踪影,心道:胡宗宪这王八蛋,说是回来了,竟连一人影也无,老子连夜奔袭,是来讨没趣的吗?京城的驿馆不知何时也这么冷清起来,小严忖着改日定要抓他个由头,也让这些白拿薪奉的贼子领领大明律例的威风。
        晚风醉人,惯在场子里风月的小阁老,此时一袭尚未更过的丝袍,在马上奔乱了的头发,颇有点书生意气在里头,当然,小阁老早已过了春心萌动的年纪,也不会以为推杯换盏便能换到真心,夜深之时,肆意如小阁老也不禁心有戚戚。此刻四周什么也无,有几只蛐蛐儿叫声连天,不知疲倦似的,小阁老将马拴紧,搂紧衣袍,居然也就这样睡去。如果那几只蛐蛐儿通晓人事人语,它们就会知道,在这一晚与它们相伴而眠的,是这个王朝里众星捧着的小阁老,也是有一点骄横的老少爷,但它们什么也不知道,正如小阁老此时在梦中,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翌日,小阁老从一派疲倦里醒来,自然了,小阁老虽小,也是相当顶得住事的了,不然那些如水东流的砚台纸墨就是百十个天一阁,也是造不出来的。小阁老也是颇为自己的为人处世而欣欣然的,在这大明王朝,也是独一份的强弱适宜,以威德服人,善莫大焉。小阁老抬头望了望天,约是晌午了吧,小阁老正衣衫不整,此时倒过来一老者,小阁老是何等天仙人物,没有叫人白看了笑话的道理,正瞪眼之际,倒见那王八蛋胡宗宪也在后头。小阁老此时心情比他的衣衫还要不整,有点惊讶,有点气愤,有点委屈,有点欣喜,这百感交集在小阁老心中翻腾,几欲喷薄而出。
      "阿嚏!阿嚏!阿嚏!"谁能想到小阁老的情感表达也是这么不按常理呢,他的喷嚏把这一番滋味全部搅没了。胡宗宪上前一步,"小阁老,切勿动怒,伤身,这位是皇上特意请来为我诊治的太医,对于风寒极为擅长,尤其是支气管炎,也请他为你瞧瞧吧。"小阁老一时想起自己那些话,又想到自己此时的境地,不禁脱口而出,胡宗宪你王八蛋!
      胡宗宪并不搭茬,施礼之后进了驿馆,露出计划通的微笑。

评论(2)

热度(9)